首页 >> 易物活动 >> 美兴起零购物网上联盟 靠以物易物维持生活
美兴起零购物网上联盟 靠以物易物维持生活

购物狂们请注意了!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一群人已经坚持365天没有购买任何新物品了!

去年,住在加州旧金山的一群人发誓,在2006年不购买任何新东西。就这样,他们靠以物易物、自制物品、逛旧货店维持着每日的生活。

9.jpg

这群“喜旧厌新者”现在成了媒体关注和争论的焦点,目前在雅虎已有1800个注册用户。有些人感谢他们的倡议帮助他们改掉多年的陋习,但也有人抨击他们的不消费行为严重破坏美国经济、危及社会发展。

发誓以旧物为生

在旧金山的一栋普通房子里,有一群人喜欢聚在一起分享某些“激动人心”的经历———比如如何重新找到以前用过的浴帘。

在外人看来,这些人有些古怪,至少以旧金山的生活方式而言,他们的确“不太正常”。走近他们后你可以发现:在这幢房子里、在他们的身上以及他们所使用的东西中,没有一样是新的,每样东西都是被用过的,都是“二手货”。

去年,他们发誓在一年内不购买任何新物品,他们将这个行动称为“公约”。不过食物以及维持身体健康和人身安全的必需品(如厕纸、液压刹车油)不在禁止购买的物品之列,当然还有一些东西也是被允许的:服务。他们可以去接受按摩,去看电影、歌剧,去博物馆,去酒吧,去饭店;可以开飞机、开汽车(也可以买汽油),或者住宾馆。除此之外,他们买的都是旧东西。

在旧货网淘“宝”

他们买旧床单、旧刀叉,用二手瓦罐电炖锅在素食节的晚上煮东西吃。

但是,圣诞礼物怎么办?动手做!对这些人来说,回收利用还不够,自己制作也不再是什么难事。他们的目标就是:少投入、多回报。

他们维持生活的好方法就是以物易物、借用邻居或朋友的东西。他们经常出现在一些旧货店、物品交换会和网站上。从Craigslist到Freecycle,每天,在这些美国旧货交易网络社区中,280万会员会互相“抛”出自己不再需要的物品给其他会员。“公约”成员之一、教师凯特·伯德就分别从Craigslist上的三个卖家处获得她急需的旧单车鞋、旧头盔和旧泵机。“这比去一家自行车商店购买难度高多了,”她说,“不过却更有乐趣,因为你可以认识新的朋友。”

社区网站同时还会热烈讨论一些多数美国人不会讨论的话题,比如如何制作肥皂、捕鼠器是否算必需品、如何向孩子解释圣诞老人的座椅是旧玩具做的。

“游戏”规则———学会变通

“人们的确遵守某种规则,”“公约”创始人之一、高科技公司市场主管约翰·佩里说,“仿佛这真的是一个游戏,当然对我们来说有点这个意思。我喜欢这个游戏的某些部分,比如不出门买东西,这让我们学会如何自己完成必须完成的事情。”那么,这个特殊游戏的规则到底是什么呢?其实,规则很简单———学会变通。

最初,“公约者”决定,每当遇到介乎必需品与非必需品的“灰色地带”时,他们就举手表决它到底该不该买。一名成员曾经要求购买一个新的厕所刷子,认为那属于必要的卫生用具,不过被驳回了。新房门钥匙呢?获得批准。依此类推,新洗发水、新牙刷、新防晒屏都能获得批准,但古铜色肌肤晒霜会遭到无情的拒绝。

此外,如果家里的调皮小狗玩弄貌似一团纱线的玩具,严格来说,它是新的,属于“禁品”。不过这里出现了一个特例,职业溜狗人瑞秋·凯瑟指出:“如果它啃这团线,那么它就变成了必需品———食物。”玩具呢?这个问题更简单了。佩里和他的合伙人、高中语言教师罗伯·皮希特领养了两个小孩。“我时不时地会带孩子去Target(美国折扣店),那边有玩具,我们玩得很愉快,玩完了以后我们就离开,不花一分钱我们却得到了快乐。”皮希特说。

当然,他们也会遇到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“都是些奇怪的东西,”佩里说,“比如,我淘不到二手的皮鞋上光剂。”

[反对声音]

“不买”破坏经济

“我们会因此遭来骂声。人们认为我们疯了。”“公约”创始人之一肖恩·卢森摩斯说。有些人把他们叫做“非美国人”、“反资本主义者”、“环保怪胎”、“装腔作势的人”,认为他们不消费的行为一旦流行起来,最终会破坏经济发展,甚至危及人们的生活。

自1992年起,《广告克星》杂志编辑凯利·莱森就提出“零购物日”的倡议,他敦促市民要抵挡住挥霍欲望,以及在节日购物期间的“血拼”做法。莱森声称已经有数百万人在“零购物日”停止购物,不过,他也承认没有办法来获悉报道的效果是否属实。但是莱森从网上讨论得知这项运动正在不断壮大,势头一波接着一波。

“当我收听电台的脱口秀节目,我为一些人的愤怒感到惊讶,有个商会主席打电话进去说:‘你们正在摧毁国家的经济,’”莱森说,“我想对他说,我对此深表同情。我知道你要交房租,不过你得从一个更高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。我们的消费量已经是二战后的3倍,之所以会这样,是由多方面因素导致,同时也会导致多方面的不利影响。”

“我认为这之所以让一些人不安,是因为他们觉得我们正在重塑价值观,”卢森摩斯说,“不过我们只是单纯地希望带更少的东西进屋。”

忍不住也会买新东西

“我只买我需要的东西,”创始人之一、环境工程师肖恩·卢森摩斯说。虽然,“公约者”们对此纷纷点头,但也有人违规。

他们都违反了哪些“公约”?其实,这张违规单子倒也并不长:买新运动鞋、新钻孔机、新地图,给新婚丈夫买的东西,为房屋更新而买的高能窗户……

“通过严格要求自己,你学会了处事前先要想一想。”

凯瑟说。而伯德则认为:“它让你学会如何对付不耐烦的情绪,因为你能预见到你对物的渴望很快会消失。”

《不买它:我的零购物年》的作者朱迪·莱温称,她和她的丈夫真的戒掉了原先的许多坏习惯。她非常感谢那些“公约者”,不过她也同时表示,一年不买东西的计划才刚刚走到一半,诸如一年不去电影院、一年不进餐馆吃饭才是另外要走完的路。

“不买故事”成为媒体焦点

尽管这些现代“公约者”表示他们从未想过要引发什么小型运动,或者在电视中露脸。但是,这一切都发生了。

自从美国《旧金山纪事报》刊登了一篇关于他们的报道,他们不买东西的故事已经登上了全世界的各大媒体。从美国瑜伽权威杂志《瑜伽期刊》到家政女皇玛莎·斯图尔特的《身体与心灵》再到英国的《泰晤士报》……

似乎他们的行为已经触动了人们的神经,或许正如这些“公约者”暗示的,许多人已经开始意识到购物广场对人们来说已经没什么用处了。

“我们决定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不购买任何新东西,这是新闻吗?难道这不说明什么吗?”佩里说,“以往旧金山的环保人士总为消费和持续发展之间的矛盾担忧,我们的行为无疑可以解开他们的顾虑。”

2018年,将“不买”进行到底

目前,这个“喜旧厌新”联盟在雅虎上已拥有1800个注册用户,这代表着“公约”组织在全美以及全世界的运作。很显然,这些人极有可能就在我们身边,等待着时机,不动声色地进行着他们的“不买宣言”。

令人惊讶的是,所有的“公约者”都决定继续履行他们的承诺,让他们的“不买宣言”再延续一年。当然,也有一些东西是他们非常怀念的,因此他们决定在这个月“放自己一天假”,到时候,他们可以买那些他们渴望已久的新东西。成员之一帕尔玛就非常想要一个新的枕头套。二手枕头套?那实在有些恶心。

“我们不是为了拯救世界而做这件事情,我们纯粹是为了提高我们自己的生活质量,”佩里说,“通过这个活动,最大的体会就是我们可以拥有比人们想象的更多的东西,并且可以依靠比想象中更少的东西快乐得生活下去。” 


logo
更多

值得信赖的网上易货平台

http://www.15lm.cn

周一至周六每天8:00-18:00
技术支持: 善建站 | 管理登录